您的位置  新聞  媒體

【中概股IPO跟蹤】沖沖沖!小鵬是值得期待的二年級生嗎?

  • 來源:互聯網
  • |
  • 2020-08-11
  • |
  • 0 條評論
  • |
  • |
  • T小字 T大字

造車,是一個很好的故事。

新能源,是一個很好的概念。

電動車,是一個很有概念的故事。

電動車造車企業上市,是一個最動聽的、有概念的資本故事。

從飛上天際的特斯拉市值,到為了夢想留在他鄉的賈躍亭,都用行動驗證了這個結論。

繼蔚來(NIO-US)和剛剛在7月底完成上市的理想汽車(LI-US),小鵬也計劃赴美上市。先不說特斯拉那可望不可即的背影,單是看同鄉理想汽車和蔚來的市值,已可見資本市場對于這一概念的認受性。

即使面對美方機構對于中概股的不友善態度,但理想汽車和蔚來的估值都不錯。理想汽車上市不到十個交易日,股價已累計上漲了46.87%,而蔚來上市以來一年多,股價也大漲一倍以上,需知道這兩家企業還未開始實現收支平衡。

如果從創建時間來看,小鵬汽車與理想汽車和蔚來也算是同期生:小鵬汽車于2014年在廣州正式成立,2015年開始營運。理想汽車亦最早于2015年4月開始運營,而蔚來則于2014年11月成立。

不過,如果以已推車型量產作為它們的出世里程碑,那么小鵬算是二年級生。

小鵬目前已推車型有兩款,2018年11月開始量產的G3 SUV,另一款為2020年5月起開始生產和交付的P7智能轎跑。

相比較而言,蔚來于2016年推當時最快的全電動車EP9,2017年12月開始第一批量產電動汽車ES8;2018年12月推第二款量產車ES6,2019年6月起交付;2019年12月推第三款量產車EC6,2020年9月起交付;而理想汽車2019年11月才開始Li ONE的量產。

所以,小鵬同學的晉級速度在三者中排第二。

三家幾乎同期建立的公司,盡管量產車型推出的時間不盡相同,但是它們的發展軌跡大致類似——在創立之后吸引了大資本的投資,大力進行研發投入,同時通過自行生產或委托生產或合作生產,接納訂單,然后量產交付。

從2018年至2020年至今,三家公司的收入都尚未覆蓋其龐大的銷售成本(理想汽車于2020年第1季錄得正毛利),因為這其中包含了非常高的折舊攤銷、原料成本、人工成本等等,其次還有同樣十分龐大的研發開支和營銷開支。

2018年11月才開始量產的小鵬,于2018年錄得的收入并不多,只有970.6萬元(單位人民幣,下同),不過隨著2019年量產規模加大,全年收入同比大增238倍,至23.21億元。

但是2020年上半年受疫情影響,小鵬的半年收入同比下降18.57%,至10.03億元。這期間汽車銷售成本占汽車銷售收入的比重高達105.46%,研發開支占汽車銷售收入的比重達到了69.05%,銷售開支占總收入的比重達到79.67%,這也是其總收入達到10.03億元,凈虧損卻高達7.96億元的原因,單單合計經營開支已達14.66億元,比收入還高出46.15%。

由此可見,造車是燒錢的玩意兒。但偏偏資本就愛這個故事,所以不論蔚來、理想還是小鵬,都是資本磁鐵,在上市之前已經吸引了大筆的風投。

根據小鵬的官網,小鵬已完成了多輪融資:

2017年6月,小鵬完成了A輪22億融資。

2018年1月,完成22億B輪融資,阿里巴巴和IDG聯合領投。

2018年8月,獲春華資本、晨興資本以及何小鵬本人總額40億元B+輪融資。

2019年11月,獲4億美元C輪融資,引入新晉戰投小米集團,進一步開拓IoT和智能車領域。

2020年8月,完成了C+輪融資,向27名投資者合共發行了2.076億股C輪優先股,籌資9億美元,相當于62.72億元人民幣。

其中,何小鵬持有3.92億股,相當于31.6%權益,另外兩名共同創建人夏珩和何濤合共持有6.5%權益。

前文我們提到,小鵬汽車于2018年11月開始量產G3,2020年5月起生產和交付P7,見下表,交付情況還是不錯的。盡管2020年上半年受到疫情影響,但在國內經濟逐步恢復之后,今年7月的交付量十分喜人,尤其新車型P7,一個月交付量就達到了1641輛,G3和P7的單月合計交付量已超過了今年第一季的總交付量,在新車型P7的帶動下,加上疫情后經濟恢復,下半年的銷售表現頗值得期待。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小鵬汽車通過與擁有三十年汽車生產經驗的制造商海馬(Haima),訂立生產合作協議在河南鄭州廠房生產G3車型,根據協議,小鵬汽車根據汽車訂單數量按月支付制造和技術服務費予海馬,無最低產量要求。

最近,小鵬汽車在廣東肇慶興建了屬于自己的廠房(占地逾60萬平方米,總建筑面積逾22.7萬平方米),并于2020年5月起在該廠房生產P7車型,該廠房還將用來生產未來的車型,小鵬汽車計劃借鑒海馬工廠的制造流程及經驗迅速升級肇慶工廠。

海馬廠房和肇慶廠房的年產能分別為15萬輛和10萬輛。從以上的數據大致推算可知,其目前的交付規模遠未達到兩個廠房的設計產能,暫無產能不足之憂。打造自己的廠房生產P7車型,好處是更易掌控整個工藝流程,但成本或增加,更為重要的是,由于該工廠剛剛投產,估計自2020年起折舊開支將大幅上升。

供應鏈方面,大部分零部件購自國內,而其大部分供應商均為在中國設有廠房的跨國企業。與若干關鍵供應商簽訂戰略合作協議,包括博世(Bosch)、Brembo和CATL。目前的貿易爭端不知是否會對此產生影響。

銷售方面,小鵬采用全渠道銷售模式,以數據驅動和具針對性的線上營銷策略結合實體店銷售和服務網絡。截至2020年6月30日,實體店銷售和服務網絡由合共147家店和服務中心組成,覆蓋全國52個主要城市,大部分實體店都位于一二線城市的購物商場,以提升其品牌認知度。此外,還通過數據驅動和具有針對性的線上營銷推廣品牌和招徠客戶。

目前汽車銷售是小鵬汽車主要的收入來源,其計劃每年推出一個新車型,以擴張產品組合和客戶基礎。該公司的目標是提供多樣軟件和服務,包括先進的無人駕駛軟件和與其智能電動車相關的內容訂閱,以多元化收入來源和把握變現機會。目前該公司已就若干服務產生收入。除此以外,該公司通過其車載應用商店打造智能連接生態系統,讓客戶能夠獲得業務合作伙伴的服務及內容。最終的目的是將汽車銷售與軟服務關聯在一起,相得益彰,創收的同時提升客戶體驗,深化利潤,這個方式或許可行。

小鵬汽車計劃通過IPO籌資,以投入智能電動汽車和技術的研發,擴張銷售以及營銷渠道,和補充營運資金。這與理想汽車的籌資用途差不多,后者用于拓展生產設施、新產品研發和補充資本。

從中,我們可以看出目前電動汽車造車行業的痛點是:1)最首要的是技術、研發;2)產能:若沒有自己的廠房,可安排協議生產,即代工;3)銷售和品牌認可度;4)補充資金——運營、研發和擴張都大大加快了燒錢速度。

克服了這些行業痛點是否有可能為電動車企業帶來美好的未來?

上市融資是一個獲得資金的途徑,也就是先抵押了希望,再去創造未來。從三家公司的情況來看,它們都擁有產量的可拓展空間,但是我們也看到了它們的出品同步性和對產品細節進行區分的努力,這可能正正反映了這個市場的競爭性。

對細分市場的需求來源于針對性,但電動汽車市場與手機市場并不同,你可能眨眼就決定換一部手機,卻不會在幾秒鐘內決定是否換車,所以對特定細分市場的需求并不是那么高,而且產品的可替代性卻頗強,以此來看,電動汽車市場的競爭將十分激烈。

短期來看,考慮到資本市場當前對于電動汽車概念的熱情,小鵬或許會受到一定的追捧。但從長遠來看,它需要用實力去證明自己。

毛婷

:彭尚京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聯網,并不代表本站觀點,本站不對其真實合法性負責。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告知,本站將立刻處理。聯系QQ:1640731186
齐发国际手机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