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新聞  觀察

樂鑫科技成長遇挫

  • 來源:互聯網
  • |
  • 2020-08-11
  • |
  • 0 條評論
  • |
  • |
  • T小字 T大字

大客戶與大供應商主導話語權,樂鑫科技的經營處于被動地位。

本刊記者 吳新竹/文

2020年上半年,樂鑫科技(688018.SH)實現營業收入2.93億元,同比減少9.31%;扣非凈利潤1488萬元,同比減少75.69%。

樂鑫科技通過在科創板上市獲得了遠超其經營所需的巨額融資,上市剛滿一年便遭到創投股東10億元規模的減持,這場“造富”盛宴的背后,公司對供應商存有依賴,客戶群體不穩定,營收增長停滯而應收票據、應收賬款與存貨激增,未來的成長性有待考量。

資本盛宴

樂鑫科技前身為樂鑫信息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下稱“樂鑫有限”),2016年年初,樂鑫有限注冊資本及實繳出資額為202萬美元,當年公司引入“復星系”的亞東北辰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亞東北辰”)、“小米系”的天津金米投資合伙企業,以及青島海爾賽富智慧家庭創業投資中心等投資者,新增注冊資本24.97萬美元。爾后,樂鑫有限又相繼引進了美的創新投資有限公司、“小米系”的People Better Limited、Shinvest Holding Ltd.(下稱“Shinvest”)、北京芯動能投資基金、英特爾投資公司等“明星”投資者。

經營方面,樂鑫有限于2016年和2017年相繼收購了由實際控制人控制的琪鑫瑞微電子科技無錫有限公司以及ESP Inc的100%股權。

2016年年末,ESP Inc的資產總額為8821萬元,營業收入為9925萬元,凈利潤為1138萬元,而樂鑫有限的資產總額為6896萬元,營業收入為5495萬元,利潤總額為-1271萬元,該重組增厚了樂鑫有限的資產與營收規模,為日后上市奠定了基礎。

上市前,樂鑫科技2018年的營業收入為4.75億元,資產總額為3.77億元,和科創板同行晶晨股份(688099.SH)、瀾起科技(688008.SH)相比,樂鑫科技的營收規模小了一個數量極,資產規模亦無法同日而語,但這絲毫沒有影響其首發募集資金的“胃口”。晶晨股份的營業收入是其4.99倍,資產總額是其4.36倍,IPO募資總額為15.83億元,瀾起科技的營業收入是其3.70倍,資產總額是其11.08倍,IPO募資總額為28.02億元,樂鑫科技的IPO募資總額卻達到了12.52億元。

根據招股書,公司擬使用1.68億元用于標準協議無線互聯芯片技術升級項目,1.58億元用于AI處理芯片研發及產業化項目,8577萬元用于研發中心建設項目,6億元作為發展與科技儲備資金。以上項目建設期均為兩年,如今一年過去了,僅標準協議項目投入進度超過50%,AI處理芯片及研發中心建設投入進度僅為7.46%和8.84%,大量資金長期閑置,被用來購買理財產品。

2020年上半年末,公司的交易性金融資產為9.80億元,一季報該項金額為12.08億元,較晶晨股份和瀾起科技高出一個數量級。

2019年,樂鑫科技的歸母凈利潤為1.59億元,較上年增加了68.83%,公司派發了年度現金紅利7000萬元,每股0.875元。可惜上市剛滿一年,當初引進的投資方便有減持計劃推出。樂鑫科技公告稱,持有公司總股本6%的Shinvest擬減持不超過總股本的3%,即240萬股;亞東北辰持有公司總股本的7.12%,擬減持不超過總股本的6%,即480萬股,幾乎清倉。以目前股價180元左右計算,二者減持規模可達12.96億元。

客戶質量參差不齊

樂鑫科技上市后未再披露前五大客戶及應收賬款前五名的具體名稱,從招股書披露的2016-2018年客戶情況來看,多數客戶與公司短暫合作后便終止。

具體而言,樂鑫科技2016年第一大客戶中龍科技有限公司(下稱“中龍科技”)因其機頂盒市場業務調整,2017年、2018年度向樂鑫科技的采購量逐步減少,從前五大客戶行列退出;第三大客戶深圳市國騰盛華電子有限公司自2015年起采購樂鑫科技芯片用于機頂盒的生產,2018年由于其自身產品的換代,不再采購該類產品;第五大客戶立訊電子科技(昆山)有限公司采購樂鑫科技的產品用于其終端客戶三六零品牌的兒童智能手表,2017年由于終端客戶產品換代,該公司終止與樂鑫科技合作。

2017年,上市公司第二大客戶芯海科技(深圳)股份有限公司由于下游終端客戶于2018年下半年起退出智能體脂秤市場,未再向樂鑫科技進一步采購;第五大客戶科通工業技術(深圳)有限公司及其關聯方也在樂鑫科技2018年前五大客戶行列中消失。

綜合來看,小米通訊技術有限公司(下稱“小米”)、安信可及杭州涂鴉信息技術有限公司與樂鑫科技合作期限較長,系公司前五大客戶中的常客。2016年和2018年,小米是樂鑫科技的第四、第二大客戶,2017年未進入前五大客戶。

然而,小米卻常年位居于應收對象前列,2016-2018年年末的應收金額為439萬元、1029萬元和2144萬元,占當期對其銷售金額的62.83%、65.15%和48.63%,賒銷比例高于絕大多數客戶。保薦機構稱,給予小米通訊等主要客戶信用期,主要系基于該等客戶資信、未來合作預期等的綜合考量,自2017年3月起,樂鑫科技對小米的信用期由月結60天改為月結90天,從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公司對小米的話語權偏弱,小米2017年物聯網產品的收入234億元,從樂鑫科技的采購規模顯然微乎其微,絕非無可替代。

安信可是博安通(430597.OC)的子公司中山市博安通通信技術有限公司、孫公司安信可(香港)集團有限公司及深圳市安信可科技有限公司的總稱,2019年,樂鑫科技仍是其第一大供應商,采購金額為3106萬元,占年度采購總額的34.68%,該公司的營收規模較上年同期下降了12.35%,并核銷了1471萬元無法收回的應收賬款。

樂鑫科技的前五大客戶中也出現過經銷商的身影,前文提到的中龍科技便是其中之一,此外還有科通芯城(00400.HK)間接持股的附屬公司以及蘇州優貝克斯電子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優貝克斯”)。

2016年至2018年,樂鑫科技對優貝克斯的銷售金額為526萬元、1896萬元和2739萬元,而工商資料顯示,優貝克斯2017年的實繳注冊資本為100萬元,社保人數為4人。

對于這樣一家實力不強的經銷商,樂鑫科技竟然自2018年4月起,將信用期由月結30天改為月結45天,2018年11月,優貝克斯實繳注冊資本增加了1003萬元,股東依然是兩位自然人。

保薦機構稱,優貝克斯作為經銷商,其采購公司的模組產品主要銷往科沃斯(603486.SH),優貝克斯2016-2018年度采購的公司產品銷往科沃斯的比例為60%-80%。

據科沃斯披露,2017年,其原材料PCBA組件的成本為2.43億元,意味著樂鑫科技的模組占比不足十分之一。

存貨暴增現金流承壓

樂鑫科技對前五大供應商的采購額占采購總額的90%以上,2016-2018年從臺積電采購的晶圓占采購總額的比例高達58.02%-69.83%,對供應商的依賴不容小覷,供應商大多為公司提供月結30天的信用期,而臺積電只允許公司下單時使用信用額度,提貨時須付全款。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樂鑫科技的應付票據及應付賬款分別為3933萬元和2739萬元,與營業成本4.01億元和1.69億元相比微乎其微,而應收票據及應收賬款分別為1.41億元和1.20億元,占當期營業收入的18.67%和40.83%,客戶賒銷占用的資金無法傳遞給供應商,必然會給公司的現金流帶來壓力。2020年上半年,公司營業成本為1.69億元,與上年同期持平,而購買商品、接受勞務支付的現金高達3.01億元,上年同期為1.94億元,公司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由上年同期的-209萬元驟降至-5969萬元。

2020年一季度以來,樂鑫科技的存貨持續處于高位,3月末為2.07億元,6月末為1.91億元,上半年存貨周轉天數由上年同期的118天增加至153天。公司在招股書中提到,從發出晶圓采購訂單起算,芯片產品的生產周期約3個月,從取得正式銷售訂單到貨物交付完畢周期約2周至1個月,也就是說120天是正常的存貨周期,目前這一周期顯然被拉長了。

對此,樂鑫科技對《證券市場周刊》記者表示,本期銷售回款雖然同比有所增加,但由于銷售計劃受到疫情影響,導致銷售未達預期;上游廠商自動化程度較高,生產情況受疫情影響較小,且生產計劃需要提前數月進行安排,因此管理層決定暫不改變上半年生產計劃;由于公司產品以通用型產品為主,庫存保存時間可達數年,因此,短暫的庫存量上升導致的風險可控,隨著疫情影響的減弱,存貨周轉情況已出現改善,沒有滯銷。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聯網,并不代表本站觀點,本站不對其真實合法性負責。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告知,本站將立刻處理。聯系QQ:1640731186
齐发国际手机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