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新聞  觀察

細品《貨殖列傳》里的七大投資金句 股票模擬交易

  • 來源:互聯網
  • |
  • 2020-05-19
  • |
  • 0 條評論
  • |
  • |
  • T小字 T大字

千古之下,人心不二。幾千年前商業社會中被證明行之有效的規律,在今天的商業社會中往往也能大放異彩。

timg?image&quality=80&size=b9999_10000&sec=1590062284288&di=856ade7c40657e89dff0dea57bd008d9&imgtype=0&src=http%3A%2F%2F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2Fimages%2F20190129%2F8846aec73d9248c4b3ebb94d47088280.jpeg

《史記》被稱為“史家之絕唱,無韻之離騷”,而這本傳世經典的最后一章,就是一篇講商業社會和經濟發展的名文:《貨殖列傳》。

不得不說,司馬遷把《貨殖列傳》放在《史記》正文的最后一章,是有其深意的。在熟讀了中國的社會發展歷史之后,這位睿智的史學家意識到,那些當年不可一世的王朝、君主、將軍,在歷史的長河中,其實都如過眼云煙一般。真正促進了社會發展的,恰恰是默默無名、但又無時無刻不主宰人們生活的經濟規律。

當代國學大師南懷瑾先生,也對《貨殖列傳》非常推崇。據說,南先生多次讓準備從商的學生們進行通讀,從中吸取商業哲學的養分。畢竟,千古之下,人心不二。幾千年前商業社會中被證明行之有效的規律,在今天的商業社會中往往也能大放異彩。

對于投資來說,《貨殖列傳》也有許多值得借鑒之處。

倉廩實而知禮節,衣食足而知榮辱,禮生於有而廢於無。

這句話最早出自春秋時代,齊國名相管仲的著作《管子》。意思就是社會富裕了,人們才會有禮義廉恥,社會才會有人文道德等上層建筑。對于一個社會來說,經濟發展是重中之重。

任何一個社會的建設者其實都應該意識到,經濟建設是所有事情的重中之重。而一旦經濟發展起來了,一些我們認為暫時缺少的其他東西,都會隨之而來。舉例來說,以前有些人覺得,中國人就是愛占小便宜、素質就是不高。而這種判斷,就是典型的沒有意識到“經濟發展水平決定社會道德水平”。

實際上,隨著中國經濟的一步步發展、人民生活水平的逐步提高,我們在生活中看到的種種有道德的事情、種種有愛心有同情心的事情,已經越來越多了。

旱則資舟,水則資車,物之理也。

公元前494年,越王勾踐被吳王夫差所敗,殘部被困于今天浙江北部的會稽山上。在這存亡危急之時,勾踐和大臣范蠡、計然商量對策,計然對勾踐說了一番計謀,而以上的這段話,就出自其中發展經濟的部分。

“在天旱的時候,要為下雨的時候做準備,造足夠的船;在發水的時候,要為天旱的時候做準備,修只有天旱時才用的車:如此是商業的正道。”計然說出了千古以來商業哲學的精髓:永遠不要只著眼于當下,要為未來做準備。

當一個投資者在熊市時只知道自怨自憐,不知道為將來的牛市收集籌碼時;或者在牛市時心高氣傲,不知道為將來的估值回歸做出準備時;或者當一家企業只知道在行業上升期擴張,不知道為潛在的低估期儲備足夠的現金時,他們都忘記了這個原則:商業和投資,永遠是有漲潮就有退潮、有高峰就有低谷。

說到這種周期的循環,投資者可以參考霍華德·馬克斯先生的著作《周期:投資機會、風險、態度與市場周期》。在這本書里,馬克斯先生從現代金融投資的角度,仔細闡述了投資中會遇到的種種周期,值得投資者深思。

貴上極則反賤,賤下極則反貴。貴出如糞土,賤取如珠玉。財幣欲其行如流水。

這句話也是計然對越王勾踐所說的,是兩千五百年前中國人對價值投資的最好詮釋。“任何商品,價格太高了就會不值得投資,價格太低了就會有價值。所以,在價格貴的時候,要像賣糞土一樣賣出。在價格便宜的時候,需要像買珠玉一樣買入。如此循環往復,方能財源滾滾。”

在今天,價值投資者們最容易獲取超額收益的源頭之一,就是貴賣、賤買。要知道,一萬元一克的黃金,絕對是賠錢的買賣。但是廢紙如果一噸只要一元錢,那么也絕對是發家致富的機會。在投資的世界里,任何投資標的都沒有永遠、絕對的貴賤之分,有的只是性價比的高低而已。貴賤循環、漲跌往復,聰明的投資者只有意識到了其中的奧妙,才能在這紛紜的市場中站穩腳跟。

十九年之中三致千金,再分散與貧交疏昆弟。此所謂富好行其德者也。

越王勾踐滅吳之后,大臣范蠡告老還鄉,用當年發展國家的經濟方法來做生意賺錢。結果,范蠡“十九年之中三致千金”,十九年里三次成為當地的大富豪。

但是,成為大富豪以后的范蠡,并沒有像一些電視劇上演的那樣揮霍金錢、醉生夢死,喝一瓶酒就花一萬塊,而是每次都把自己的錢散給周圍的窮人,幫助當地社會發展。可以說,《貨殖列傳》所描述的,不僅僅是兩千五百年前的投資哲學理念,更有并不輸于今天的慈善理念。

畢竟,正所謂“鼴鼠飲河,不過滿腹”,一個人哪怕錢再多,自己所能用掉的,也只不過是小小的一部分。而對于有限的個人生命來說,一個真正有格局的大商人,他經商賺錢的最終目的,往往在于發展社會。

而也只有社會真正發展了,個人的利益才能得到保障。當人民因為生活窮困、迫不得已起來反抗時,當路易十六的大臣對他說“不,陛下,這不是造反,這是革命”時,再多的金錢都如糞土一般。由此看來,兩千五百年前的范蠡,和今天把大部分身家都捐獻出去的沃倫·巴菲特、比爾·蓋茨,有異曲同工之妙。

吾治生產,猶伊尹、呂尚之謀,孫吳用兵,商鞅行法是也。是故其智不足與權變,勇不足以決斷,仁不能以取予,強不能有所守,雖欲學吾術,終不告之矣。

在談到自己如何做生意時,戰國的大商人白圭說出了上面這番話,可謂給商人長了十足的志氣。白圭說,“我做生意,就像商朝開國的伊尹、周朝開國的姜子牙用謀略,大兵法家孫子、吳起用兵,秦國大政治家商鞅執行法律那樣。因此,如果智、勇、仁、強這四個性格有一個不足,那么就算想和我學做生意,也是學不會的。”

在今天,許多人以為,投資是世界上最簡單的工作,只要點點鼠標就可以來錢。筆者曾經不止一次的碰到有人說,“工作太辛苦了,我想學投資。”其實,投資看似簡單,卻是這個世界上最難的工作之一。它要求投資者徹底放下自我的偏見,以極強的學習能力、極其理性和客觀的進行研究和投資;它要求投資者正視自己的錯誤,同時不為自己的成功所麻痹;它還要求投資者終身不倦的學習,細致入微的思辨問題。

可以說,如果一個人能成為一個優秀的投資者,那么他在其他工作上也不會做得太差。而如果僅僅是因為工作太難,就想依靠學習投資來彌補,那么在投資上取得工作中無法取得的成功的概率,其實也不是太大。

居之一歲,種之以谷;十歲,樹之以木;百歲,來之以德。德者,人物之謂也。

這段話翻譯成白話文,意思就是,“如果要做一年的生意,那么就種稻谷。十年的生意,需要種樹。一百年、一生的生意,就要樹德。而樹德之所在,就在于培養、結交有品德的人。”

不論是做生意、還是做投資,一個人都要有眼光,而且要有長遠的眼光。如果想一生靠投資賺錢,卻又老把眼睛盯在短期的股價波動上、或者下個季度的財報上,這種做投資的方法,又怎么能賺到錢?如果想做百年的企業,卻把眼光盯在克扣客戶一點點錢上,從降低品質的缺斤少兩上來找利潤,這樣又怎么能做成大生意?而如果想找到一生的事業上、生活上的伴侶,不從一個人的品德出發,只考核一些KPI之類的短期指標,又怎么能找到真正可以依賴的人?

富無經業,貨無常主,能者輻湊,不肖者瓦解。

在《貨殖列傳》的最后,司馬遷用這句話結束了這篇曠世經濟奇文,也道出了投資中的真諦。“獲得財富并沒有恒定的模式,而金錢也沒有永遠的主人。能者上,不能者下。”

看看今天的商業與投資社會,沒有哪一個商業模式會保證永遠盈利。2012年以前,紅酒行業曾經利潤率很高,之后卻開始下行。2004年以前,家電行業曾經是一片競爭激烈的戰場,但之后的贏家卻賺得盆滿缽滿。而投資更是如此。在2015年夏天小盤股走牛的時候,許多傳奇的投資者出現。但是當退潮以后,其中不少又泯然于眾人。而在每次科技股泡沫中取得優秀成績的投資者,在泡沫退潮以后,又往往虧損慘重。

如果用一句話概括《貨殖列傳》中關于投資的哲學精髓,可以這樣總結:“發現和總結商業社會里的客觀規律,冷靜而理智的分析,做出前瞻性的決策,貫之以堅決的行動,財富就一定會到來。對于所取得的財富,將其用之于社會的發展、而不是個人的享受,才是投資的真諦。”

(作者為九圜青泉科技首席投資官)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聯網,并不代表本站觀點,本站不對其真實合法性負責。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告知,本站將立刻處理。聯系QQ:1640731186
  • 標簽:willpeoplehaverobots
  • 編輯:金泰熙
  • 相關文章
齐发国际手机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