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商業  經濟

選秀2.0時代 虞書欣比楊超越高級 虞書欣和楊超越誰實力

  • 來源:互聯網
  • |
  • 2020-05-21
  • |
  • 0 條評論
  • |
  • |
  • T小字 T大字

 

選秀2.0時代 虞書欣比楊超越高級 虞書欣和楊超越誰實力。陳銳鋒去年在現場看選秀比賽時,找了半天,才看到自己旗下的練習生在哪兒。

timg?image&quality=80&size=b9999_10000&sec=1590081981710&di=6fe20d62b6d5d14152ef60ba89ba84b2&imgtype=0&src=http%3A%2F%2Fdpic.tiankong.com%2Fva%2Fue%2FQJ6545019993.jpg

作為偶像經紀行業資深從業者,他在接受時代財經采訪時表達了自己的真實感受:“偶像好像長得都差不多,唱的跳的也差不多。”

盡管遭遇史無前例的新冠疫情沖擊,但今年的中國選秀市場仍然熱鬧無比——愛奇藝的《青春有你2》捧紅了虞書欣,讓華策影視在選秀市場分到了一杯羹;騰訊的《創造營2020》還在持續發力;而優酷的《少年之名》也即將推出。

鮮活靚麗的偶像輪番登場。

資本市場幻想能再出一個楊超越,但光靠爆紅的藝人,能拯救并不成熟的中國偶像經紀產業嗎?

情況或許不容樂觀。沒有人能把握住如今偶像市場的命脈,大家都在摸著石頭過河。

圈內的愛恨情仇

“我曾在十九歲那年親手點燃一場煙火。一千天之后,決定就把煙火綻放時的景色存在心里。”2019年1月25日早晨,Toby(化名)在她的微博上留下這句話,當是與過去三年作為人氣偶像團體GNZ48成員的自己告別。

Toby日前與時代財經聊到了這段女團經歷。

四年前還在讀大二的她,因為熱愛AKB48,渴望在舞臺上閃閃發光,參加了絲芭傳媒在2015年底舉行的SNH六期生招募,從8萬多名女生中殺出重圍,與其他8721名女生一起進入了復試。

終于,Toby在第二年實現了她的夢想,成為GNZ48 TEAM NIII的一員。這三年里,她會在微博分享生活感悟、喜歡的歌詞和電影。除了日常忙碌于練歌、排舞和公演,她還出了EP,自己包辦詞曲,俘虜了一幫忠實的粉絲。

Toby所在的GNZ48背后的絲芭傳媒,是國內最早深耕日式養成系偶像文化的公司。董事長王子杰從日本買下了AKB48模式的版權,2012年開始在上海甄選成員,并在同年10月14日正式成立了上海女團SNH48。

打著AKB48“在中國唯一的姐妹團”這個旗號,SNH48迅速圈了大批粉。此時的AKB48也是樂得讓這位“姐妹”搭上關系。

然而絲芭傳媒發展迅速,從2014年獲得創新工場數千萬A輪融資開始,之后每年均獲資方青睞,商業版圖不斷拓寬,在國內各處建立分部。

日本的“姐姐”終于坐不住了。2016年,AKB48先是譴責SNH48運營違規,私設分部,后又發文宣布不承認絲芭在廣州和北京成立的兩個分團:GNZ48和BEJ48。

但彼時的SNH48已在中國飯圈內名聲大振,即使二者分道揚鑣,也并未影響到絲芭分毫。據“娛樂資本論”的估算,2016年SHN48年總選收入過億元(人民幣,下同)。

“姐妹”分家,AKB48后知后覺,終于在2018年12月建立了自己真正的嫡系——AKB48 CHINA。但時過境遷,2018年的中國偶像市場,已經龐大復雜到無法給這個日本大熱的女團再分一杯羹。

“就是賺找人的辛苦錢”

SNH48與AKB48的“愛恨情仇”在中國偶像經紀史中,只是短短一幕。

自從SNH48在中國扎穩腳跟的2016年開始,選拔年輕藝人、培養女團、男團的偶像經紀公司便如雨后春筍一般,生機勃勃地發展起來。再加上2018年的兩場大型造夢游戲——《偶像練習生》和《創造101》橫空出世,讓資本發現,原來培養一個偶像,捧紅一個團體是一門極好的生意。

據藝恩2018年發布的《中國偶像產業迭代研究報告》顯示,僅在2017年,新成立經營“藝人經紀”業務的公司達到了3036家。藝恩預計,2020年中國偶像市場總規模將超過1000億元。

 

圖片來源:藝恩數據

但是,前述傲普文化創始人陳銳鋒認為“1000億”這個數字非常虛。

陳銳鋒表示,“真實的情況是,頭部藝人帶來大收益,腰部以下的人起不來,不少藝人并沒有達到可以出道的水準,起初用概念和包裝能獲得關注度,但會迅速過氣。”

中國的偶像市場沒有一個良好的生態環境。“在韓國看演唱會是很賞心悅目的。但在中國現場看那些唱跳節目,我們聽到的更多是節目組制造的效果音。”陳銳鋒笑著說道。

中國內地市場的土壤向來與偶像團體不合。火得快,糊得也快。壽命較長、知名度也高的屈指可數。TF boys和SNH48是其中的佼佼者。但它們的成功已無法復制。

哪怕是2018年偶像團體選秀熱潮襲來后,出現的情況也是:楊超越的話題度遠高于火箭少女,知道蔡徐坤的人不一定知道NINE PERCENT,2019年三檔選秀節目推出來的團體甚至都沒出圈。

這些年默默經營男團、女團的小經紀公司下海后大多不見蹤影,還有一些公司因為合約問題,與旗下藝人撕破臉皮。

一名曾在絲芭傳媒工作多年的人士日前向時代財經透露,這個行業有一個不成文規定——經紀公司和藝人的合約大多簽十年,解約的話藝人必須賠錢,除非公司倒閉了。“培養一個藝人很燒錢,所以經紀公司要限制旗下藝人到同行業不同公司謀出路。”

火箭少女出道后,樂華手中多了兩名大熱的藝人——孟美岐和吳宣儀,但卻因為與騰訊的經紀合約糾紛,一度傳出退團風波,后來還是因為平臺方的強勢,默默回歸。

因參加《偶像練習生》獲得超高知名度的“坤音四子”(ONER),如今只剩下三個人。“四子”中人氣最高的卜凡與坤音娛樂的合約糾紛至今未能解決。

一方面是人紅團不紅的尷尬,另一方面是藝人出道即出走的窘境。中國的偶像經紀公司,在市場大熱但產業并不成熟的怪圈中艱難生存。

辰海資本創始人陳悅天日前在接受時代財經采訪時,這樣總結偶像經紀公司面臨的困境:

“經紀公司如果只把自己的職能限制在‘人’這一端,而把核心——‘人’的推廣和流量交給平臺和制作方。靠平臺和制作方給藝人的一兩句臺詞和一兩個鏡頭,經紀公司是沒有優勢的,他們現在在賺的就是一個找人的辛苦錢。”

偶像生意的賭盤

如果說以天娛聯手湖南衛視打造的“超女”、“快男”是中國內地偶像產業的1.0時代,那么2018年的《偶像練習生》和《創造101》則開啟了偶像產業的2.0時代。

這一時期的偶像,早已不是曾經中國大眾眼中的草根偶像了,他們背后或多或少都有資本的支持,藝人之間的比拼慢慢成為公司之間的較量。

這樣的玩法來自韓國。韓國SM公司前媒體部總監摩托叔叔(網名)曾表示,如今是移動媒體時代,不管是韓國的KBS、SBS或是中國的湖南衛視,都不再具有優勢了,網絡平臺成為新的寵兒。無論頭部娛樂大腕,還是二線企劃公司,都需要一個新的平臺來展示自己。所以韓國的CJ E&M召集了這些人,把他們做成內容,推出了新的節目,制作了國民選秀《Produce 101》。

《Produce 101》便是中國《偶像練習生》及之后的“青春有你”系列、《創造101》及之后的“創造營”系列的原版節目。

時代財經整理統計,算上2019年優酷推出的《以團之名》,2018年~2020年間參與這7檔偶像選秀節目的經紀公司一共有210家。

這210家經紀公司中,7家為上市公司,3家在新三板掛牌,剩下還有56家公司進行過融資。

 

 

 

數據:時代財經特別報道組 制圖:時代財經 陳玲

這些公司大致可以分為三大類。

一類是近年來專注年輕偶像選秀的公司,其中又分為絲芭傳媒的SNH48和時代峰峻的TF boys為代表的養成系偶像模式,以及樂華娛樂的“樂華七子”和坤音娛樂的“坤音四子”為代表的韓國練習生模式。

另一類是娛樂產業的老牌頭部公司,如華誼兄弟、英皇娛樂、華策影視、慈文傳媒、歡瑞世紀等。

還有一類公司雖不出名,但在自己的領域有所積累,比如專注推廣獨立音樂的美麗南方、專注hip hop的刺猬兄弟等。

每一家公司,都希望自己的藝人可以出頭。雖然大公司有更多的資源,與平臺有更大的議價空間,但國民選秀的魅力其實在此——沒有人能預料到觀眾真正喜歡的是誰。

天娛傳媒今年輸送的妙靜鷗在《創造營2020》第一期排在46位;華誼兄弟及其旗下公司華誼兄弟聚星、華誼時尚今年輸送了5名練習生參加《創造營2020》,第一期排名中,成績最好的卞卡也僅僅排在第41位,選送《青春有你2》的練習生首輪淘汰中就遭出局。

強大如華誼、天娛,也未見得能玩好這個游戲。

不過同為老牌影視公司的華策影視,今年將旗下演員虞書欣送入《青春有你2》,從節目開始直到最近的35進20的賽段之前,粉絲投票數一直是第一名。

而2018年《偶像練習生》中,獲得第一名C位出道的,是以個人練習生身份參賽的蔡徐坤;《創造101》中,熱度最高的是名不見經傳的聞瀾文化練習生楊超越。

這樣夢幻的結果使更多的公司瘋狂了,每個人都以為自己的藝人會成為楊超越、虞書欣,也幻想自己的公司會像聞瀾文化一樣以1.6億估值的高價被收購。

賭,漸漸成為行業的常態。在今年的《青春有你2》和《創造營2020》中,時代財經發現2019年才成立的9家新公司,擠上了這個已擁擠不堪的賽道。

但一位任職于某新成立公司的年輕經紀人在接受時代財經采訪時很樂觀。她認為,中國當下的偶像市場并不飽和,出名的年輕人也不多,才需要像他們這樣的公司源源不斷地輸送新鮮血液。“我們公司今年打算招募十男十女作為預備男女團。”她說道。

在這個賽道上,她代表著信心滿滿的年輕公司。

時代變了,玩法變了

從2018年開始,三年過去了,去偶像選秀試水的老牌公司依然悠哉,沒有出頭的藝人可以把他們塞進各種影視劇中混個臉熟,并繼續往節目中輸送選手。這對他們這些“大鱷”來說成本并不高。

有些跨界公司則放棄幻想,回歸專注曾經的事業。時代財經在日前聯系歡聚時代時,對方表示這項業務已經不是主營方向,如今還是專注直播領域的發展。歡聚時代曾在2014年推出1931女子組合,組合沒能撐過2018年。

而那些沒有資本青睞、錯眼以為紅利來臨,前幾年貿然下場想分一杯羹的小公司,則大都處在藝人沒出頭、公司瀕臨倒閉的狀態,在粉絲的謾罵聲中默默消失,連微博都“查無此人”。

傲普文化創始人陳銳鋒與時代財經談到偶像經紀市場的一個很有趣的現象:“在國外,做經紀公司都是正兒八經的經紀公司。但在中國,除了經紀公司之外,還有培訓學校、舞團、房地產商,甚至酒吧、KTV,都在做女團、男團。很多公司都是為了賺一筆錢,然后走人。”

陳銳鋒并不看好這個市場,他的企業在2019年曾試圖在偶像市場發力。但如今,其終止了這項業務。

“我認為市場還不成熟,有粉絲基礎,但無論是練習生、作品內容還是經紀公司都還沒有做好準備,思路上有沖突的點很多,所以很多藝人不愿意跟著公司的規劃去走。我看很多經紀公司都面臨這種情況。”陳銳鋒說。

辰海資本創始人陳悅天則向時代財經談起如今市場上的兩家頭部公司——樂華娛樂和哇唧唧哇。

他表示,哇唧唧哇作為平臺方騰訊的嫡系,有制作和運營的能力,而樂華娛樂在2018年左右,因為手握優秀的藝人資產,是很有競爭力的。“但隨著平臺的逐步發展,核心產業鏈建立好了,像樂華這樣只做‘人’的公司就慢慢變得不再有優勢。”

陳悅天告訴時代財經,“如果我自己現在想要投資偶像選秀這個產業,肯定不會投經紀公司,而是轉投平臺,或是幫平臺做內容,對整個產業鏈有把控力的公司。”

什么樣的公司對產業有把控力?

陳悅天舉了當年時代峰峻和絲芭傳媒的例子,“TF boys和絲芭那時候得自己做通產業鏈的所有環節。外部沒有流量供給他們,他們要自己去獲取流量,要培養藝人,又要幫藝人做內容,而且當時經紀公司是拿不到什么投資的。等到他們把藝人、內容、商業化三方都做好了,這樣的公司就有全產業鏈的能力。

接著他說,“當然,現在時代已經變了。“

時代當然變了,時代峰峻如今靠著實際上已經分崩離析的TF boys勉力支撐,絲芭也因為急于想要“出圈”,在今年分別送出許佳琪等10人參加《青春有你2》、趙粵等7人參加《創造營2020》,成為今年輸送最多選手的經紀公司。

找對賽道才能活下去

經紀公司的心態也在發生某種改變。

擁有眾多粉絲的柯博倫,一年多前加入唯鋒娛樂,成為旗下男團AGEBOY的一員。與放棄夢想的Toby不同,柯博倫已經入選為優酷即將推出的《少年之名》的練習生,將在長沙近距離接觸張藝興、郭敬明和胡彥斌等明星導師,在更大的舞臺上展現自我。

初期經營廣告業務的唯鋒娛樂,2014年就開始招募練習生,組成男團AGEBOY。這家只有十幾人的小公司,有它獨特的生存方法。

AGEBOY經紀人Wayson曾和同事商量,定了一個“三年計劃”,“如果做不下去就會解散AGEBOY。”

結果超出了Wayson的預期。5月18日,Wayson告訴時代財經:“現在團里每個團員都有自己專注的領域。張集駿從一個只有背影沒有臺詞的群眾演員變成《鎮魔司》導演霍穗強的御用演員,陳錦羽在歌曲創作上不斷成熟,還有成員專注舞臺發展。”

目前他們已開始制定“五年計劃”。

談到要如何在這數千家經紀公司中突出重圍,Wayson信心十足地說,“找好自己的賽道,清晰自己的定位和能力,不要天天想哪天會紅。我們是希望幫助每一個藝人最后找到適合自己的路做下去。慢慢來,我們耗得起。”

一直專注音樂領域的美麗南方今年輸送了艾霖參加《青春有你2》。時代財經日前向其負責人阿慶問及“是否進行業務調整轉型做偶像經紀”時,阿慶卻否認了。

“不需要,因為我們的合作伙伴匠星娛樂有豐富的資源,只需要跟他們緊密合作即可。我們還是專注于音樂,順帶做偶像產業,這樣其實會有很多火花和靈感。”阿慶說道。

陳銳鋒則想專注做藝人前端部分。

他表示,即使再給他一次機會,也只愿意做一些更偏前端或者后端的工作,比如藝術高中的培養和內容輸出的部分。

“我們正嘗試與民辦或公立高中合作,建立演藝班,幫助孩子未來去大的經紀公司。現在已經跟貴州和深圳很多學校展開合作,從高一開始,通過網課、線下集訓的形式,孩子可以得到專業演藝能力的培養。另外我們也協助他們完成藝考。而內容輸出這塊兒,本來也是我們的強項和主營業務。”陳銳鋒說道。

沒有成名的偶像、默默消失的經紀公司、寂寂無名的男團、女團,以及許久都等不到真正優質國民偶像的中國觀眾,在大熱的市場下,好像哪一方都沒能達到理想的彼岸。

正如陳銳鋒所言,“偶像出道只靠選秀節目,沒有人思考怎么去做,也沒有人告訴大家怎么做,大家依靠平臺,就只能聽平臺的。日韓的娛樂產業之所以強大,是因為每個環節都很強,才能推動下面的環節,但中國只有其中一些環節,或者只看重某些環節,還有一些是缺失的。”

從SNH48退團時,Toby總結了自己的這場夢幻經歷:“經歷是豐富的,見過很多名為‘可能性’的泡泡,近距離觀看過它的絢爛,雖然最后它們一一爆裂。”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聯網,并不代表本站觀點,本站不對其真實合法性負責。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告知,本站將立刻處理。聯系QQ:1640731186
  • 標簽:冷笑話誰發明的
  • 編輯:金泰熙
  • 相關文章
齐发国际手机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