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品牌  汽車

“釣鯊者”何小鵬

  • 來源:互聯網
  • |
  • 2020-08-11
  • |
  • 0 條評論
  • |
  • |
  • T小字 T大字

多年以后,當何小鵬創業成功,帶領小鵬汽車登陸紐交所敲鐘時,他也許會想起大學畢業時導師帶他去公司面試的那個下午。

那是1999年的夏天,何小鵬即將畢業,他的導師推薦了三家企業:外企亞信和兩家國企。

導師帶了一車學生,想去哪個企業面試就在哪兒下車。車子最先開到亞信,何小鵬和另外三個人下了車。導師說:“你們想清楚啊。”結果有兩個又回到了車上。

他說,人生就是跳下車的一瞬間。

27歲:創辦UC

剛一畢業,何小鵬就進了亞信。那時,硬件網絡大發展已邁過巔峰,中國信息化建設亟需本土化應用,亞信開始大力發展軟件業務。

在亞信,何小鵬做過很多部門。“剛開始在開發部,后來運維、測試、客戶服務、售前、售后都做過了。”在這一過程中,何小鵬也從懵懵懂懂的大學生成長為可以獨當一面的項目經理。

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他意識到了一個非常現實的問題。“我的老板是廣州人,2001年時一個月賺5.2萬元。我跟他比差得太遠了,總覺得沒可能做到他那樣。”

收入上的天花板讓他耿耿于懷,在投向惠普的簡歷石沉大海后,何小鵬找到同事梁捷,共同創辦了UC優視。與一些創業導師神化自己的過往不同,何小鵬對自己創業的動機表現得十分坦誠。

“當時的想法比較簡單,自己的能力在那個情況下也發展不上去了,想要改變生活、提高能力,那么創業5-10年后一年賺的錢就能抵得上這些年賺的錢。”

就這樣,純粹是出于對改善生活和提高能力的需求,何小鵬離開亞信,下海創業。這一年是2004年,何小鵬27歲。

同年,李斌的易車網徹底告別了虧損,通過經銷商業務實現了數百萬元的盈利。而從泡泡網中獲利頗豐的李想正在琢磨著二次創業,他和合伙人篩選了三個領域,一個是汽車、一個是旅游、還有一個是房地產,最終他選擇了汽車。

也是在那一年,33歲的馬化騰帶領騰訊在香港交易所主板掛牌上市,25歲的王興中斷了在美國的博士學業,回到中國開始創業。而在舊金山灣區南面的硅谷,已經財務自由的馬斯克向特斯拉投資630萬美元,成為了這家電動車初創公司的董事長。

創業之初,何小鵬做了UC web和UC mail兩款產品,盡管后者最終因市場表現不佳而被迫放棄,但在當時它卻引起了“首富”丁磊的注意。

2003年,網易的丁磊以75億元身家問鼎中國首富,成為中國互聯網圈中風光無兩的人物。當他試用了UC mail后,覺得這款產品還不錯,就向何小鵬提供了80萬元的貸款,并將自己的辦公室和服務器借給了他。

在這間位于北京的辦公室,何小鵬認識了YY董事長兼CEO李學凌,當時他還是網易的總。

2006年,UC擊敗了包括IBM在內的眾多對手,一舉拿下中國移動全國手機辦公系統項目,何小鵬在互聯網圈中名聲大噪。

與此同時,UC爆發了財務危機。“自己籌的錢快花光了,融資又沒有進展。”為了能給員工按時發公司,何小鵬每個月都出去借錢,把身邊的同學、父母、兄弟和朋友都借遍了。

就在何小鵬走投無路的時候,李學凌將他介紹給了聯想投資的俞永福。兩人溝通后,俞永福決定投資UC,但卻被公司會議否決了。于是俞永福找到了好友雷軍,希望他能投資UC。雷軍當即表態:“你去UC我就投。”

最終,俞永福放棄了聯想優渥的工作,帶著雷軍給他的400萬,來到當時員工總數不足19人的UC。為了公司更好的發展,何小鵬與梁捷退位讓賢,將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的位子讓給了俞永福。

他們與俞永福約法三章:如果我們做到1000人或者更大,發現沒有能力再做得更好了,就請更強的人進來。

自此,UC開啟了“三駕馬車”的治理模式,俞永福主外,何小鵬梁捷主內。在三人的齊心協力下,UC在業務模式、公司管理和資本運作層面完成了變革,三年時間里取得了超過100倍的增長。

在俞永福的牽線搭橋下,何小鵬也從產品經理圈進入了精英匯聚的資本圈。“沒有丁磊就不會認識李學凌,沒有李學凌就不會認識俞永福,而沒有俞永福就不會認識雷軍,所以創業成功還要有點運氣。”何小鵬日后這樣總結他的這段創業經歷。

37歲:財務自由

創業十年后,2014年6月,UC以43.5億美元的價格賣給了阿里巴巴,創下了中國互聯網史上的最高并購金額。一夜之間,何小鵬實現了財務自由。那一年,他37歲。

同年,一家名為橙行智動的公司在廣州悄然成立。這是一家創新性的互聯網電動汽車公司,它最初的創始人夏珩、何濤畢業于清華大學汽車工程系,并在廣汽研究院任職多年。

公司團隊的員工來自于廣汽、上汽、寶馬、蘭博基尼等整車企業,得而過等零部件公司,以及三星、華為、騰訊等科技公司。已經財務自由的何小鵬聯合YY創始人李學凌、獵豹移動CEO傅盛、騰訊高管吳宵光等人投資了這家初創公司。

這家公司成立之初,本想取名“橙子汽車”,但沒拿下商標。后來,夏珩又選了三個商標去試,其中就包括了“小鵬”,然而意外的是另外兩個商標都沒有通過,只有“小鵬”被注冊了下來,于是公司更名為“小鵬汽車”。

UC被阿里收購后,何小鵬先后出任阿里移動事業群總裁、阿里游戲董事長、土豆總裁,而他也實現了年少時的夢想,過上了億萬富豪的生活。在他的購物清單中,開始出現各種新奇特的東西,其中包括水上漂的、天上飛的,甚至還有潛水艇。

何小鵬曾給助理發了一個視頻,一個人背著一個東西,就像鋼鐵俠一樣可以飛出去,助理查了很久才知道這個東西叫Jet Pack,結果付款之后對方又把錢退回來了。對方說,這個使用前要進行專人訓練,只有美國救援機構才用。

此外,何小鵬還花費幾千萬元買了一艘游艇,成為了香港游艇會的資深會員。跟著快播的創始人王欣,他學會了海釣,并很快就愛上了這項驚險而刺激的貴族運動。

“人生的苦悶有二,一是欲望沒有被滿足,二是它得到了滿足。”懷著深刻的哲思,柏拉圖寫下了這句傳誦至今的名言。巧合的是,這一幕發生在了何小鵬身上。

最初的興奮和喜悅消退后,何小鵬開始感到痛苦、空虛和彷徨。“目標達到了以后,會很痛苦,因此不知道下一個目標是什么。”聚光燈下,他袒露了財富自由后的真實感受。

財務自由后,何小鵬蟄伏了很長一段時間,期間夏珩、何濤曾多次邀請他直接參與小鵬,但他始終沒有下定決心。

直到2017年2月16日,那一天何小鵬的兒子出生了。他剛為兒子剪完臍帶,一出產房,就接到了紀源資本符績勛打來的電話。

電話那頭說:“這個行業快起來了,你趕緊沖進來,你不沖進來這個企業做不大。”看著還在襁褓中的兒子,身為父親的責任和充滿了何小鵬的內心,他覺得自己應該為這個孩子做些什么。

“我當時的想法想法非常簡單,純干投資不是我想要的,三十幾歲退休太早,我一定要干點事情。至于干什么事情,當時有三個方向,最后選擇了造車。直接參與小鵬汽車有情感性的一面,我以后要跟我兒子說你爸爸究竟干了什么大事。”

6個月后,何小鵬離開阿里。離開前,逍遙子張勇問何小鵬,第二次創業愿意全身心投入多久,何小鵬答:“All in十年。”

“創業一輪回,苦辣酸甜咸,歸來還是少年!感謝所有,祝福UC,感謝用戶。新輪回,終點亦是起點,顛覆自己,享受出發。”

7天之后,何小鵬出現在了小鵬汽車的董事長辦公室中。

40歲:二次創業

何小鵬加入后,小鵬汽車駛入發展的快車道。

2017年12月,完成A輪融資,投資方包括阿里巴巴、紀源資本、晨興資本、IDG、經緯資本、順為資本、光控眾盈資本、新鼎資本、昆仲資本和光速創投。

2018年2月,接受富士康3億元的策略投資。8月,完成B+輪40億元的融資,春華資本、晨興資本以及何小鵬聯合領投。B+輪融資完成后,小鵬汽車的估值接近250億元。

對于互聯網造車這件事,何小鵬考慮得十分清楚。他曾表示,創始人都要嘗試去畫一張大圖,用三句話把業務講清楚,更進一步是用三句話總結清楚公司現在的情況、用三句話講清楚明年的戰略。

在何小鵬看來,強融資能力、自主創新和品質制造是互聯網造車實現0到1的關鍵,跨界整合、國際化的產業及生態布局是新造車企業從大變強的必要過程。

與此同時,作為一名成熟的創業者,何小鵬充滿了憂患意識。在一次演講中,他曾提到每年小鵬汽車都會做一次“裁縫會”,與普通的戰略會不同,“裁縫會”思考的是什么原因會使公司掛掉,預見未來3-5年內遇到的問題以及如何去調整。

對于團隊,何小鵬的要求也非常嚴格。小鵬汽車團隊有季度會和年度會,在這兩個會議上,何小鵬會去復盤一個事情:除了當下的KPI之外,明年的KPI能否完成,后年的KPI能否完成。在他看來,一家企業最終能走多遠,就是三件事:戰略+利益+成長。

2018年7月,小米集團在港交所上市。何小鵬自掏腰包,從二級市場購買了1億美元小米的股票。不久之后,雷軍飛到廣州,舉辦了一場派對。藍色的游泳池邊,雷軍對何小鵬舉杯致謝,何小鵬說:“雷總,不用謝我,咱們是兄弟。”

2019年7月13日,何小鵬遭遇了他執掌小鵬以來最艱難的一天。

那一天,在北京、廣州等地的小鵬汽車服務中心外,大批車主拉橫幅維權。橫幅上寫著“小鵬汽車欺詐消費者,侵犯消費者權益”等字樣。

事件的起因是3天之前,小鵬汽車發布了2020款小鵬G3車型,新車售價更低、續航更長,引起了部分老車主的不滿。

網上的罵聲沒有停止的意思,事件還在持續發酵。沉默了兩天后,何小鵬終于發聲了,通過個人微博,他發布了一封道歉信。

“我想這可能是我最近幾點最不開心的2天,從困惑、不解、傷心、反思到直面。我自己經常說我們很容易在變化的場景,用正確的邏輯,得到錯誤的效果。”反省、道歉之余,小鵬汽車也給出了補救措施。

通過這次維權事件,外界意識到了這位跨界創業者所承受的壓力。事后接受采訪時,何小鵬表示,進入汽車圈后,狀態、心態都發生了變化。從前從不喝白酒的他,為了緩解身體和精神上的壓力,購置了上千瓶茅臺放在倉庫里,時不時喝上一點。

43歲:登陸紐交所

2019年12月,在第十屆全球新能源汽車大會上。何小鵬透露,未來12個月內小鵬會帶來更多好消息。

進入2020年,小鵬汽車捷報頻傳。3月,通過收購廣州福迪獲得新能源汽車生產資質。4月,小鵬汽車的第二款量產車型小鵬P7正式上市。

7月,完成C+輪近5億美元的融資。8月,完成C++輪4億美元的融資。

8月8日,小鵬汽車向美國證監會提交招股書,擬于紐交所上市,股票代碼為“XPEV”。

截至2020年6月底,小鵬汽車在全國52個城市內布局了147家門店和服務中心,共有員工3676名,其中有43%是研發人員。

2018年,小鵬汽車營收970.6萬元,凈虧損12.99億元;2019年,小鵬汽車營收23.2億元,凈虧損36.92億元;2020年上半年,小鵬汽車營收10.03億元,凈虧損7.95億元。

從2018年到2020年上半年,小鵬汽車累計交付20707輛,累計虧損57.86億元;同期,蔚來汽車累計交付46082輛,累計虧損超過226.27億元;理想汽車累計交付7633輛,累計虧損為41.23億元。

截至2020年6月底,小鵬的總資產為93.25億元,總負債為66.51億元。算上C輪9億美元的融資,小鵬汽車目前賬上的現金及現金等價物超過80億元。

作為小鵬汽車的1號人物,何小鵬持有這家新造車企業31.6%的股份,為最大單一股東。

2020年7月9日,何小鵬回到母校,參加2020年畢業典禮。他在微博中寫道:“真的被那種青蔥、那種回憶、那種開心,激動得熱淚盈眶。”

63年前,美國作家凱魯亞克以極富情感的筆觸寫下了“永遠年輕,永遠熱淚盈眶”,隨后幾十年,這句充滿魔力的標語激勵著一代又一代理想主義者。

然而作為一名成熟的創業者和投資人,何小鵬顯然不是一個簡單的理想主義者,在內心深處,他是一個曾國藩式的“樂觀的悲觀主義者”。對于未來,永遠抱有希望,而對于眼前,總會多擔心一點、多思考一點。

何小鵬很喜歡《孟子·告天下》中所說的那句名言:“故天將降大任與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對于何小鵬而言,創業就是一場修行,無論是財務自由還是公司上市,都不是這場修行的終點,他總試圖在一種臨界狀態中獲得滿足。

購入游艇后,何小鵬經常會與朋友乘船出海,在沒有手機信號、四周無人的大風大浪中漂泊釣魚。

對于一般人而言,海釣的主要對象是鱸魚、黃魚、鱈魚等常見魚種,而何小鵬覺得這不刺激,他更喜歡釣鯊魚。

如今小鵬汽車上市在即,對于43歲的何小鵬而言,這更像是一場出海釣鯊的游戲。只是這次他乘坐的不再是幾千萬的游艇,而是一家資產接近百億的中大型企業,垂釣的對象也不再是魯莽的鯊魚,而是更加兇猛和莫測的資本。

到2020年,何小鵬畢業滿21周年,如果不是在1999年的那個夏天義無反顧地跳下了車,他現在應該是一個循規蹈矩的國企員工,每天郁郁寡歡,偶爾會去公園里的小溪旁釣上兩桿,然后空手而歸。

,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站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聯網,并不代表本站觀點,本站不對其真實合法性負責。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告知,本站將立刻處理。聯系QQ:1640731186
  • 標簽:oz0zx馬與人zzx
  • 編輯:金泰熙
  • 相關文章
齐发国际手机登录